主页 > 国际资格 > 美国护士 > 热点推荐 > 正文

我“目睹”了美国医闹,结局让人极度舒适

2020-07-15 10:41:39来源: admin阅读量: 132

中国的疫情应该快结束了吧?不然“医闹”怎么又多起来了呢!这句话扎心了!


一直以来,中国的医护人员都挺倒霉催的,碰到危险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危险解除后却依然处于“高危状态”,因为当“医闹”去找他们麻烦的时候,可不会考虑他们给祖国做过多少贡献。


近年来,国内辱医伤医事件频发,不少患者家属对医护人员抱有过于理想的治疗结果,加上一些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 医患关系变得愈发紧张起来。


从全国法院受理的医疗纠纷案件来看亦是如此,从2006年到2016年,法院受理的医疗纠纷案件数量多了一倍。在诊疗人次增加同时,医疗纠纷也越来越多。


医闹在国内无法无天,即使是在全国疫情暴发的关键时刻,还有人对医生吐口水,恶意传播病毒。


反观西方国家,在这里并非言过其实的说西方国家没有医闹,而是他们对医闹的处理手段更为雷厉风行。


对于美国警察,很多国人可能还停留在新闻上的“暴力执法”“种族歧视”等等一些负面的观念里。所以很多人可能没法想象美国警察的权威性。


在美国就算你找一群人帮你去医闹场所撑场面,而且出警的哪怕只有2个警察,也没有人敢仗着自己人多而违抗警察的命令,让你蹲下就得蹲下,让你往哪儿走就得往哪儿走,不听的吃警棍,还手的吃枪子。或许正因为这样的执法力度,在某种程度上才更实际的保障了医务人员的人身安全!



不要对医护人员使用暴力,这是一种犯罪!

“不要对医护人员使用暴力,这是一种犯罪”,这是一句出现在美国、新加坡等国家病房里的警告。


曾经,一对国内夫妻带孩子去美国看病,后来因为治疗结果不满意,患者家属在美国医院急诊撒野,美国警察到了后仍用手掐护士脖子,然后美国警察为了制服打人者,用枪托把其手臂砸断了!


最后这位伤医的父亲在四天后被遣返回国,20年内不准其进入美国国境。其妻也因私下联系护士请求和解,被以行贿为由将其逮捕。


事情发生后,不少中国网友不但没有谴责美国警察的做法,反而纷纷拍手叫好说:“干得漂亮!”可见医闹是多么的令人厌恶。


还有一个医闹发生在克萨斯州西南医学中心牙科诊所。


一个炎热的午后,一位患者来医院初诊,办好登记,接诊的医生开始例行问询,包括病史和过敏史等,还包括另一个当地特色的问题——体重。


在德州,医院牙科诊所的椅子都有最大载重,超重患者有压断牙椅的危险,这种情况医院和医师要负全责。普通牙椅载重300磅(约270斤),得州人体重超过这个数是不奇怪的,所以医院还配备了两台载重500磅的特供牙椅,但需要预约使用。


该名患者体重达到了420磅,医生告知患者只能等预约好改天再来。这时,患者情绪有点不好,他可能是从邻近城市来一趟不容易,于是和前台大声抱怨了几句。前台护士提醒患者保持安静、控制情绪闹了起来,并引来了医院里体形更庞大的警察。


这位患者见状只得乖乖改约下次诊疗,临走时对前台大姐竖了下中指,就因为这个举动,警察一招就把他拿下,带到警局去,并给予严重警告。因情节未构成人身伤害,他还有一次“监控下就诊”的机会,医师不得随意拒诊。如果仍然有过激行为,就会上整个西南医学中心的患者黑名单,以后系统内医院都可以拒绝治疗他。


最终患者在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的看守下完成了看诊。且该患者还需要接受两次如此的“待遇”,确认表现良好,才能申请免除监控,接诊医师仍然可以申请保护。这样的结局让人极度舒适



医护人员也是普通的执业者,并没有义务在职场承受委屈和打骂。医患纠纷需要更系统性的医疗责任保险机制。

在处理医患纠纷的问题上,发达国家的普遍做法是强制让医生购买医疗责任保险,转移医生的赔付风险,又保障患者能得到赔偿。当发生医患纠纷时,保险公司会在第一时间介入调查,处理赔付问题。在美国,几乎所有的州都立法强制职业医生参加医疗责任保险,发生医疗纠纷时,医生与患者并无直接利益关系,由保险公司负责赔付。


美国的专业医疗责任保险公司为不同种类的医疗服务人员提供种类繁多的险种,包括医疗服务志愿者和护工等,医科实习生、实习护士也有相应的实习期责任险,针对医院同样有医疗机构责任险,赔付范围包括患者之间造成的伤害。


医疗纠纷在美国也并不少见,但具体到索赔时,医生和患者之间并无直接的利益关系,因为负责赔付的是保险公司。



保障医护人员根本安全的,除去雷霆的执法者和完善的医疗责任保险机制,更多的是民众对于医护人员由衷的尊重。

在2019年美国盖洛普公司的年度民意调查中,护理专业第18次拔得头筹,该调查要求美国公众对榜单内22中不同的职业进行诚信和道德上的评价。


其中85%的受访者对护士的诚实和道德评价为 "高 "或 "非常高",远远领先于美国工程师66%的评价。


Gallup民调是通过电话随机抽样访问美国各州的成年人进行的。样本在性别、年龄、种族、教育程度、地区和人口密度等方面与美国的人口结构相匹配。


在美国,医疗保健行业普遍受到高度尊重,每10个美国成年人中至少有6个将医生(65%)、药剂师(64%)和牙医(61%)的诚信和道德评价为 "高 "或非常高。


尊重法律,尊重他人,这是每个人都应该拥有的自主意识,当你真真正正学会尊重的时候,遵守制度程序和不侵犯他人人身财产只是最低的底线。站在这个角度看,西方国家更优于国内,这是无从否认的事实。最起码,西方发达国家的医务工作者们可以不用时时自危,真正放下“警惕”的投入到原本就很高压的工作中去。


愿世界和平,再无医闹!


文章素材综合整理自:知乎号坏土豆趣科普&公众号陈净大夫&Gallup民调官网,侵删。


TAG标签: 护士出国
联系
我们

联系我们

微信号:ispnhome

QQ号:3614710939